雪梨

Tilikum

红铃


(六) 大凶

一把通体漆黑的细长古剑,随红布落下完全显形。

冰裂纹布满剑鞘,裂纹缝隙之间红光乍现,如红岩火浆浇灌注于剑身,裂缝处还有丝丝黑烟煞雾不断渗出剑身,绕向四周和薛洋!

地面在颤动,万鬼在痛哭,鬼哭狼嚎一刹都往他头颅塞挤狂钻,薛洋感觉头快爆炸了!一松手就被那黑雾连人带物卷了过去。

薛洋连人带雾撞向古剑,罩着古剑的长方体玻璃僻啪破碎落下,薛洋在玻璃碎片四射中撞上古剑。

“啊———!!!!!!!!!”

薛洋潜意识伸出手去推挡,双手一抓上剑柄便粘得死牢,怎么也甩不开,古剑控制了他的双手,利用他手迫不及待要释放————剑身在自动缓缓拔起,一寸一寸抽离剑鞘!

薛洋此时无暇顾及双手的不受控制,拨剑的同时...

红铃

(五)不属

“二叔,到底发生什么了!”

小舟半夜被雷电狂风惊醒,起床去收衣服经过房门,发现她的二叔此时竟还在跪着祷告!而且比白天时抖得更加厉害了,小舟直觉少爷的事情一定不这么简单,遂放下手中的衣服,她想要知道这件事。

谁知二叔一看见她仿佛遇到崩溃前的救命稻草般猛拽住她的手,哆哆嗦嗦道:“小舟,外面狂风雷鸣的情形跟十四年前夫人生产时一模一样啊!怎么办啊…”

“打雷不都是这样的吗,什么怎么办,二叔你说啊,不要吓我!” 小舟心里没来由开始烦躁。

二叔呜咽着慢慢低下头去,拽着小舟的衣角,断断续续地吐诉:“ 新夫人一直爱捯饬古董玩意,都劝她别进这个,她像被什么附身似的头一回不听当家的劝偏要拍下...

红铃

(四)故人

薛洋越靠近地下储藏室,头越痛。

那句蛊惑人心的低泣呼唤背后,还夹杂着像被压制住的鬼哭狼嚎。薛洋有种强烈的感觉,有许许多多人在疯狂敲打撞击着储藏室的铁门,嘶吼着放它们出来。

薛洋想离开那,但腿不听话。一步一步向储藏室残锈的褐色铁门走去。

他想避开这扇门,但手也不听话。左手被牵引着抚上了门把。薛洋看着自己左手小指的胎记,那是在左手小指第三节中间,绕指一圈的不规则淡红色胎记,从胎里出来便伴随他长大。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薛洋觉得这个胎记此时红得愈发鲜艳,马上要滴出血来。没来得及再想下去,他猛地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推开了门。

门一开,四下皆寂。

刚才的都是错觉?

薛洋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药了。

他突然想起,这...

红铃 (前情)



-晓薛晓

-连载.长.慢.渣

-魂穿.鬼怪.前世今生

-瞎掰.茶余饭后随意瞅.别考究



(一)落入凡间的恶煞

滴滴滴滴——

提示音刺剌——划破凝固的空间,薄片似的纯白轻毯从薛洋肩上滑落。

小小的少年盯着窗纱缝的一隙蓝天已经两个小时,终于在提示音的催促下,倚着罩满毛绒绒毯的沙发壁缓缓站起。

自动出水机上的白色杯子,写明今天日期的一格药,吞咽,喝水。少年的眼睛毫无波澜,漂亮如死湖。

猝然响起叩门声,抖落的灰尘搅动室内死寂的空气,欢迎着久违的来客。

薛洋还是没有回头,深陷沙发里,封锁自我。

“少爷你好,这是夫人新入的古董,家里实在放不下了,所以暂时放来这里。你们抬进去地下室。”中年男人的声音礼貌而疏离,却不容置喙,同时...

鲸落

 鲸落  


-深海中无人见的孤岛

-晓薛.现代

-渣文.高x预警.慎

-只是想写点自己想写的


        凶猛的虎鲸是海洋恶霸。它是大型齿鲸,有最锐利的小尖牙,胆大而狡猾,残暴且敏捷,却几乎没有天敌,是辽阔海洋里横行不法的暴徒。高度智慧,情感丰富的虎鲸们,能猎食鲨鱼,是很多动物包括大白鲨的噩梦。


      但是,它,一头左鳍残疾的小虎鲸,在大...

《鲸落》  🐋预告氛围曲

-深海中无人可见的温柔孤岛
-虎鲸与训练师
-现代paro

你知道这个世界有一种现象叫“鲸落”吗?

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,它的尸体会缓慢沉下那几千米下混沌漆黑的海底最深处,这个缓慢的过程有一个诗意的名字——鲸落(Whale Fall)。

像用自己的身体,建立起一个孤独的岛屿,在它不知道的地方,供养其他生物,无心插柳柳成荫,这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。像个温柔的奇迹。

比巨大更大的是生命的孤独,
比孤独更大的是我们摆脱孤独的渴求,
是我们相互给予的..

情不为因果,但缘起时注定生死。

🐋 [晓薛]🐋

520🍬
高x预警.慎
1个爆酱ooc现代段子

晓星尘在机场过安检时,旁边趴着只拉布拉多警犬,穿着不合身的警犬服摇头晃脑的很可爱,晓星尘忍俊不禁,就问特警能不能摸。

特警扯了下嘴角,转了半圈亮亮的眼睛:
“不能摸,摸了算你袭警。”

看着拉布拉多的大尾巴摇啊摇,排队的晓星尘终于没忍住,把手放在离它头十几厘米的高处,警犬自己凑上来了,开心地够着晓星尘的手。
晓星尘拼命压低自己的唇角,
问特警:“这算袭击公民吗?”
特警:“不算,算卖萌。”
年轻的小特警唇角一勾,露出小虎牙尖。

晓星尘继续强忍,
装作自己笑点很高的样子:
“ 这位警官很…可爱。可以亲一口吗?”
特警说:“不能,亲了算你袭警。”

晓星尘...

[晓薛]520🍬
1个ooc现代段子

哥们晓星尘叫薛洋帮他个忙,他想拒绝一位学姐的追求,但晓星尘不想太伤女生的心,便想让薛洋假装是自己男朋友,然后说自己是给,好让学姐死心。

结果那学姐紧盯着薛洋说:
“诶?薛洋??我才不信他是你男友!”

薛洋翻了个大白眼:“管你信不信”🙄️
晓星尘急了:“那如何你才信呢?”
并在背后掐薛洋手臂防止他下一秒就走人。

学姐说:“除非你俩当着我面接吻我才死心”
薛洋一头黑线#
晓星尘一脸求助地看着薛洋。
学姐立马露出一副“这下没辙了吧还想骗我”的得瑟表情~

为了将这谎圆到底……
薛洋“啧”轻笑一声,露出小虎牙尖尖舔了舔,伸手按过晓星尘的后脑,吧唧一下吻了:“这可以了吧。”

……

当天晚上,...

【求大大翻牌】
有没有大大有兴趣写:
薛洋去北电艺考,
星星是北电表演系教授导师呢?

没有的话我过段时间再来问问嘻嘻。

然后随想:
片段一:考试时,洋洋演了一段经典剧目夔州恶霸动情入魔时的片段,将身世悲戚的少年恶霸的恶世与绝望表演得淋漓尽致,震撼触动了晓老师。

片段二:课后的表演训练,他拉起自己导师的手,半撒娇地要老师陪同练习义城片段,他笑着用白布条轻轻覆在晓老师的眼上,他深深看着晓老师开始念出台词:道长。

“骗你的,你都信了,不骗你的,你怎么不信了呢。”

扶摇一家人 

周萧潇:

全家福

© 雪梨 | Powered by LOFTER